首頁 > 專欄 > 正文

王凱軍丨環保回憶錄:説服甘海南改行

時間: 2021-06-01 13:12

來源: 綠茵陳

作者: 王凱軍

  王凱軍老師年少成名,在科研上卓有成就。特別是,他和中國第一代環保工作者一起工作,經歷了中國環保重大事件的全過程。

  去年值王凱軍老師60歲生日,在弟子們的一再要求下,他開始陸續回顧從業以來的經歷和經驗,在此基礎上,口述了《環保回憶錄》。綠茵陳和913工作室等一起,有幸記錄整理相關內容。

  厭氧是繼水解酸化之後,王凱軍老師第二個成功開拓的領域,他在這個領域的工作持續產生着巨大影響。

  上一篇《水解酸化與中科成的起步》發佈後,得到各方的支持與關注,現徵得王老師同意,挑選厭氧章節中的一個片段,以饗讀者。

  背景提要

  當時,王老師已協助山東十方成為在市場份額方面全國第一的厭氧公司,山東十方在工業廢水領域已經做了300多個厭氧項目。

  Part.01

  甘海南是誰

  在厭氧產業領域我最終合作的公司主要是十方公司(注:全稱為山東十方環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十方公司到目前為止,建立了將近400個UASB和EGSB反應器的工程,如果説厭氧技術在中國迅速推廣得益於山東十方,應該一點也不為過。

  山東十方公司的創始人、董事長是甘海南。甘海南是我在專業上最好的合作伙伴之一,同時也是我的知己和至交好友。在我們在長達二十餘年的合作過程中,有許多可以寫入教科書的成功合作與創新的範例。

  我見過的人也不少了,甘海南絕對是其中悟性非常高又非常好學的人。同時,他對佛教也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從他給自己公司起“十方”和“圓通”這樣具有佛學色彩的名字就可看出他的喜好。

  甘海南的自律也讓我印象深刻。他原來是一個200多斤的大胖子,居然通過鍛鍊減肥快一半體重。以至有一次,曉清環保的韓小清見到我説,聽説甘海南現在人已經不行了,聽説抽大煙了,人消瘦得非常厲害。但其實人家是鍛鍊減肥。為此我還勸過他:減肥不能過度,過度後可能導致人的抑鬱。

  所以我説甘海南的特點是堅韌、好學、有極高的悟性,這是多年交往中我對他的看法。

1622523909847749.png

  早年國外考察合影

  甘海南1997年成立十方環能,以厭氧微生物技術,提供有機廢水處理、垃圾處理的無害化解決方案和工程技術服務,經過多年發展,已是國內高濃度有機廢水處理市場份額最大的公司之一,也是城鄉有機廢棄物處理和沼氣綜合利用方面當仁不讓的先行者。

  甘海南的創業歷程、每一階段的發展都與王凱軍老師緊密聯繫,是他的厭氧技術創新、實踐的產業抓手之一。2020年2月,北清環能作價3.94億元通過現金和股票收購十方環能86.34%股權,十方環能被收購後更名為“北控十方(山東)環保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王凱軍老師也是此次併購背後的推動者。

  Part.02

  改行,只因環保工程公司的切膚之痛

  通俗説是甘海南改行,其實本質上是説十方公司的轉型。

  從“九五”(1996年-2000年)之後,甘海南做澱粉廢水厭氧處理項目已大獲成功,在全國厭氧行業名聲大噪,同時開始考慮涉及到其他有機廢水行業,如:畜禽養殖、造紙廢水等。

  當時最牛的造紙公司,是一位全國著名的女首富張茵的公司玖龍紙業。張茵找到他要求解決她的企業的問題。

  甘海南就準備做玖龍紙業的廢水處理項目。在他做造紙廢水項目之前,我沒有明確表示同意和反對,而是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我介紹説,北京環科院原總工沈光範推動了內地和我國台灣省環境界的合作,倡導舉行了海峽兩岸環境技術研討會,每年輪流在台灣和內地舉行。第一屆由北京環保所(北京環科院原名)主辦。

  在第五屆海峽兩岸環保領域學術交流活動上,我記得台灣水美公司的一位姓蔡的工程師,在會上發言説“從事造紙廢水厭氧處理的經歷使我差點喪失半世英名”。為什麼?因為造紙廢水厭氧處理有硫酸鹽問題,當時學術界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我特意跟甘海南説:你要謹慎。

  甘海南從事造紙廢水處理後,被我不幸言中,他確實遇到了硫酸鹽廢水的滑鐵盧。

  直到發現問題後,他才找我到東莞玖龍紙業去看,我看了現場的情況,跟他説了一句話:“這很悲壯。”

  項目使用的是十方非常擅長的EGSB工藝(EGSB-膨脹顆粒污泥牀是在UASB-上流式厭氧污泥牀反應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第三代厭氧生物反應器),現場為了解決造紙廢水特有的硫酸鹽問題, 100斤每袋的藥劑,工人們一袋一袋地扛着,爬到20米高的反應器塔頂上去往裏投加。

  “你願意賣一輩子糖水,還是過來跟我一起改變世界?”這是1983年喬布斯邀請百事可樂總裁約翰·斯庫利到蘋果擔任CEO時的經典名言。

  回來時,在去機場的路上,我跟甘海南説了類似的話。這也是我那個時期一直考慮的問題,我説,你是要這樣一個一個工程不斷地搞下去嗎?你現在能搞,10年以後,你到40歲以後還能搞得動嗎?

  他聽了以後,受到很大觸動,直到此時,才和我開始一起商量轉型。

  十方的轉型是因為它有切膚之痛,這個切膚之痛是環保工程公司共通的痛。只做工程,做得再多,也永遠是無根的漂泊。更痛的是,做工程項目要墊款,要追着人家要錢,這讓當年許多環保公司難以維繫。

  2004年左右,甚至更早幾年,我國第一代環保工程公司已經有倒閉的,跟“三角債”、工程款的拖欠等不無關係。金源、桑德等比較知名的公司也都面臨着發展瓶頸期,所以這時候,我和甘海南探索十方轉型,是看到了危機所在,感受到了時代的大勢。

  轉型第一步就是毅然放棄了 UASB和EGSB工程,十方已經做了300多個項目,徹底放棄,這需要很大的決心。

  Part.03

  學習、思考,尋找藍海

  就在甘海南面臨轉型的節骨眼,恰逢中國學德魯克風潮開始盛行之時(德魯克2005年去世,他在中國的真正流行是在他去世之後)。為了更好地經營,甘海南邀請我和他一起去建國門附近的光華管理學院(不是北大的光華,是得到德老親自授權的一個機構) 上德魯克的課。在這個持續一年的課上,我深受啓發。

編輯:王媛媛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xm.ope6.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